莆田市法院系统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纪实(中)

  去年盛夏,早晨。

  天气炽热无比,涵江区人民法院第二法庭,被告人李新林、李金标、李国成、何自军、李建清、李国华、翁美莲被带至被告席,公诉人、各被告人的辩护人到位,一起恶势力犯罪案件公开宣判。30余名涵江区新任村居(社区)干部前来旁听。

  “原村委会主任李新林因犯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故意毁坏财物罪、行贿罪、诈骗罪,数罪并罚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并处罚金22万元……”审判长对被告人李新林当庭宣判,另有5名涉案村干部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一至二年。

  这是去年8月17日我市首起“恶势力”犯罪团伙案件的宣判现场。该案是党中央、国务院部署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以来,我市宣判的“恶势力”第一案,也是全省首起“恶势力”犯罪团伙把持村委会案件。

  回忆当时庭审情景,涵江区人民法院法官们还历历在目。他们清楚地记得,那天上午9时40分许开庭,酷暑难耐,宣判后大家却觉得凉爽快意,因为以李新林为首的恶势力倒了。

  肩扛公正天平,手持正义之剑,打掉黑恶势力嚣张气焰,扫出朗朗乾坤。李新林案件的审判在全国引起关注,由此产生的一套司法提升综合治理的“莆田模式”在国内推广。

  对症发出全国首份司法建议

  “说要用刀捅我,还说要请黑社会来收拾我,非常嚣张,平时一见面,就各种辱骂威胁,甚至人身攻击、拉拉扯扯。”李厝村村民李某提到的这群“嚣张的人”,就是以李新林为首的恶势力犯罪团伙。李新林作为村主任,为了达到控制操纵李厝村村民代表会议决策的目的,未经选举、审批、备案等法定程序,违规增设了12名关系紧密人员作为享有投票表决权的“列席村民代表”,使得李新林等人在村民代表会议上占据了绝对优势;同时,李新林一伙为了控制该村集体财产收支,实现所谓的“经济独立”,无视财经纪律,从江口镇经管站强取李厝村财务私章,导致李厝村集体财产脱离镇政府监管长达一年多。

  对于这场审判,李厝村村民觉得“大快人心”。村民们都说,“这帮人被收拾了,村里的秩序明显好转,再也不会有提心吊胆的日子,扫黑除恶扫得好。”

  “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对于法院来说,最主要的工作是案件审判。”涵江区人民法院院长何文珍说,李新林案件的审结是我市打响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第一枪,中央电视台、新华网等中央、省市主流媒体相继报道,反响强烈,对黑恶势力起到强有力震慑,该案被省纪委监委列为典型案例。

  案结事了,涵江区人民法院延伸审判职能,放大效应。去年10月,与涵江区委组织部联合启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巡回宣讲活动,以案析法,进行宣传。截至目前,已在全区各乡镇街道开展了11场主题讲座。

  加强基层组织建设,是铲除黑恶势力滋生土壤的治本之策、关键之举。去年9月3日,涵江区人民法院在调研后,向江口镇政府发出司法建议书, (下转A2版)

  对村干部选任提出意见和建议。针对基层组织管理存在问题发出司法建议,这在全省、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工作会议上作为综合治理典型经验介绍。

  由此,一份《关于开展涉黑恶案件“一案三查一对策”工作的实施方案》在涵江区人民法院出台,要求办理黑恶势力犯罪案件,要梳理排查涉黑恶势力犯罪案件的关联线索,重点排查是否存在漏犯、漏罪、背后的“保护伞”,并要求在结案后,向有关部门发出司法建议书。

  形成“一案一策一建议”新机制

  司法建议参与社会治理,能有效提升综合治理。莆田中院总结探索涵江区人民法院“一案三查一对策”工作实施方案,形成“一案一策一建议”的机制。

  莆田中院扫黑办主任吴金荣介绍,“一案”指涉黑恶犯罪案件。“一策”是所有涉黑恶犯罪案件,主审法官在审理过程中应深入研究案情,有针对性地开展调查研究,制定相应的工作措施,提升审判工作质效。在案件审结后,要认真总结经验,为今后类似案件提供工作指导。“一建议”指凡涉黑恶势力案件,主审法官在审理过程中应认真梳理排查涉黑恶势力犯罪案件的关联线索,重点排查是否存在漏犯、漏罪、背后的“保护伞”。对排查发现的涉黑恶势力犯罪线索,及时移送有权机关处置。同时在深挖彻查的基础上,深入分析黑恶势力存在的根源以及基层政权建设存在问题,积极研判,在判决后15日内向有关部门发出司法建议书。司法建议要求做到切合案件特征、准确把握问题、透彻分析问题、客观合理建议,并提出切实可行的解决对策,以促进提升社会综合治理。

  司法建议促进提升综治水平

  一呼百应,工作机制在全市法院火速铺开。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